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左右中日关系的两大因素与死结

2018-11-05 09:22:16

左右中日关系的两大因素与死结

> 如果说远亲真的不如近邻话,那中日应该是一对十分友好的国与国关系典范。现实生活中的口头禅,毕竟不可改变地缘政治关系上的利益。

中日不仅是近邻,从某种程度来说甚至还有些“远亲”的味道。令人惋惜的是,即使有这种“远亲”加近邻关系左右着两国间关系的一些成分,中日之间的地缘政治利益的碰撞与历史感情的碰撞在近几十年以来很少有消退的迹象。

克劳塞维茨在其《战争论》中指出,“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本来就包含着敌对感情和敌对意图”。中日之间的斗法,正是如此。这两大敌对因素切身影响着中日走向百多年前友好的那种关系,也就铸成了当今国际关系中的一大死结——中日关系。

曾被人以为不可解开的高尔丁死结的的解开,靠的不是耐心与智慧,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宝剑。中日关系死结的解开,是否也需要一柄亚历山大大帝的宝剑呢?

笔者十分不以为一点民族感情在现代国家间就可以引起一场战争,如果仅仅是感情因素就可以左右战争话,那战争本身就是失去了其政治意图。左右战争因素的至少得有一个战争敌对意图,也就是政治目的。敌对感情只是从属与敌对意图的倍增器罢了。如果A国与B国之间,存在同时存在这两大因素,那其战争走势与概率必将大增。

如今中日之间不仅有敌对感情——历史原因,更有名目繁多的战争意图——东海及钓鱼岛问题和台湾问题是其中为突出的原因。很难想象,两个这样的国家可以握手言合,走向全面和解与友谊。或许除了外星人突然发动次星际战争外,笔者再也想到另一种终结两国当今关系死结原因。这种所谓的和解与友谊,对中国而言更为难以忍受。我们有什么道理完全理解一个在历史问题上不断触犯尊严的国家?有时候尊严比现实利益更为重要。我们又有什么道理将自己的东海资源与钓鱼岛割给日本,或让出他贪图的那一份给日本?我们又有什么道理理解一个不断拿台湾问题挑衅我们国家民族感情与国家核心利益的日本?很多为什么,笔者真的很难想出此等原因。

追本溯源,敌对意图是影响当今中日关系的核心因素,而敌对感情对于一个成熟的国家机器来说,只是画龙点睛的作用因素罢了。没有这一笔龙还是龙,有了这一笔龙显得尤为栩栩如生、慑人心魄。

英法之间曾经爆发的百年战争可谓是人类历史上为悠久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铸就了英国这个海洋民族和法国这个大陆民族之间互为敌对的心态。这种仇恨如果不是德国实力与野心的迅速膨胀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或许很难消除。

中国与日本的关系,从某种角度看,前者属于大陆民族,后者属于海洋民族。中日之间与英法百年战争一样,英国曾经在起初的一个阶段几乎将法国完全占领,贞德的出现挽救了整个法国。并为终战胜英国侵略者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中国从1894年起就开始了与日本之间不断的摩擦,这种摩擦曾在50年时间内制造了两个极其敌对的民族情绪。这种民族情绪的造就又离不开当时日本对中国的敌对意图。由于民族感情没有得到满足,造成了敌对意图的产生。这对敌对意图到今日一直严重地存在着。

敌对意图来源自地缘政治版图的构成。我们不可否认日本需要中国广袤的领土与丰富的资源,成为一个世界的一极;我们也不可否认,中国需要解决掉岛链上的封锁,成为世界的一极。两对如此现实的矛盾作用着,结果势必碰撞出耀眼的火花。

中国与日本面对的是法国与英国形成数百年的地缘政治困局,而值得庆幸的是,日本不是英国,他在雅尔它体系中始终是一个政治上被阉割的太监。中国所处的地缘政治带,也不是法国所处的欧洲,日本难以玩弄均势战略的把戏。

俄罗斯与中国始终是存在利益碰撞的,从《尼布楚条约》开始,几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无人可以漠视。中苏关系的恶化,就是这对地缘政治关系的一个典例。如今的美国恰恰颠覆了中俄本以先天不良的地缘关系。中俄之间有必要紧密起来,从紧密起来的中俄关系角度来看,敌对意图逐渐显得微不足道。敌对感情则还没到时间爆发,中国人感情一直注意着的不是俄罗斯,是日本。

位于南亚次大陆的印度似乎与欧洲的德国有部分相似的地方,致命的是他不具备德国的物质力与精神力。喜玛拉雅山脉的又多少先天的阻拦着两国之间激烈的军事冲突。所以说,印度有敌对中国的意图,也没有向德国敌对法国那样可以达到的预期效果。何况他远离中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太远了,依靠自己力量从喜玛拉雅山角下发动一场使中国终媒和的战争根本不现实。敌对感情,两国之间也是存在的。只是主要矛盾各自不同,一边是日本,一边是巴基斯坦。从目前看,两国之间的敌对感情是被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的。

环视中国周遍的大国,无非是日本、俄罗斯和印度,既然后两者现在没有成为我们主要敌人的可能,那只有日本的份了。假使有一天,中印爆发战争,至多也只是一个从属的关系,主要看还是政治目的,不是军事手段与暂时作用方向。

在这里笔者不是故意鼓吹中日战争,从现实和正确角度来看,中日关系就应该如此走向。英法是先有百年战争、七年战争和七次反法战争才貌合神离般逐渐走到一起的,及至所谓的协约与盟约关系。中日之间,不可能背离客观世界发展的普遍规律,就像法国是不可能接受英国继续占领北美大陆的。否则路易十四和拿破仑积极援助美国人抵抗英国做什么。

或许一百年后我们可以看到一对亲如兄弟的中日关系,绝不是现在!

亚历山大大帝的宝剑将是我们伟大的选择!

资产管理公司转让
山樟木
云南昆明方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