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我们只是人肉梯子

2018-12-02 16:46:30
我们只是人肉梯子 杨葵,又名老颓 杨葵算得上是京城的文化名人了,为他人做嫁衣多年,终于自己写了本书。

本书大致分为两个部份,一是文艺圈幕后故事大集合。

作者出身作协干部家庭,在文联大楼的作家出版社上班,打交道的作者上至冰心下至安妮宝贝,不同人的不同故事聚集作者笔下,时时给人出乎意料的惊喜。

2是私人记忆中北京城的气氛流转。

作者在北京生活工作三十余载,对北京城的熟悉自不在话下,难的是作者终年如一对周遭事物的细腻感受,使得消夜场所这类不为人注意的地方,经年的奥妙变化,在作者笔下都多了一分温情,仿佛让人触手可及。

《过得去》杨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定价:24.00元 我和杨葵烂熟,一起吃喝玩乐好几年了,但我一直不知道他是干嘛的。

直到看他这本书,我吓了一跳。

十几年里,我买的好些书,居然相当一部分是他编的,其中印象深的是阿城的《威尼斯日记》。

先是样子好,薄极了,封面是作者画的青绿色古威尼斯地图,我那时连《棋王》都没看过,也不知道阿城是谁,看完后,我这么粗糙的一个人,平常不爱把玩甚么东西,但就这本书前后买了三四本,怕丢了买不着。

那是1998年的书了,我还能背出里面的句子。

看过了那本书之后,我去找阿城,我当时是个学生,阿城咬只烟斗,也不问我是谁叫甚么,在电影学院边上的黄亭子酒吧里聊到三点。

为了1本书去找一个人,我就这一次。

跟杨葵说起,他捏着小酒杯,有点得意:“哦,哦。

”我才理解为何他说当编辑比自己写字更得意。

我看书才知道,杨葵在作协院里长大,几乎是嵌在体制里长起来的,后来他从作家出版社辞职,出版界的人在背后惋惜不已,好像觉得根子断了。

杨葵现在跟我们聊天,说得比较多的是他的玉、筷子架、学的古琴。

有人觉得他是闲人,离世已远。

看了他的书,知道他甚么都看在眼里,只不过含而不堕。

他写他们大院里的人,路翎十七岁时就写《财主底儿女们》,后来被认为是胡风集团的铁杆儿,在单人牢房关了很多年。

出来十几年跟大院里谁也不说话。

杨葵有一天去看他,路把一捧稿纸塞他手里让他看自己新写的小说。

他写:“翻看那些稿纸令我分外痛苦,我读过《财主底儿女们》,真叫才华横溢……可我眼前这稿纸上的句子……比中学生作文好不到哪儿去,是大跃进时期好人好事通讯报道的惯有气息。

”他慢腾腾一页页翻着,终究硬着头皮抬起头,对老人微笑,说:“挺好的,我带回去仔细看。

” 老人眼里流露出极端的失望,完全颓了,“本来紧紧抓在我额头上的两道光,一下子溃退得无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